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 293阅读
  • 0回复

独特的诗人槟郎

级别: 高级会员
独特的诗人槟郎
  16汉师 郭雨

  初闻槟郎,还是在大二的开学。有一天,文秘班的舍友回到宿舍与我们讲述他们今天的课程,偶然间听到了槟郎。当时的我,脑子里还在疑惑,怎么会有人叫槟榔?后来才知道,原来老师叫李槟,这么一来,顿时感觉这个名字十分地有意思,而能有这样名字的老师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于是,在选报选修课程时,当我看到旅游文学这门课是槟郎上的时,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门课程。从此,开始了我对槟郎更进一步的了解。
  讲台上的槟郎,衣着朴素,并不十分高大,也不非常严肃,脸上时不时的笑容更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这才是一名大学教师应有的模样,不刻意高冷,不刁难学生。槟郎的旅游文学课上,我们在学习南京名胜与旅游文学的过程中,领略了南京大大小小的名胜古迹。字里行间都流露出槟郎对南京这座古城深刻的了解以及浓浓的感情。槟郎对南京的景点可谓了如指掌,不仅仅是对其表面的美好别致,更是对景点背后的历史文化蕴含有着众多的研究。加上槟郎自身独特的思想,浪漫的故事,便有了一篇篇精彩的文学作品。
  翻阅槟郎的博客,其中有一篇槟郎的简介。一字一字读完的我十分震惊。我原以为,槟郎像其他人一样,大学毕业读硕士,研究生毕业顺其自然成为高校老师。但他的经历却让我感叹。槟郎是安徽巢湖人,高中毕业后考进家乡的巢湖师专中文系,后来竟还当过狱警!你能想象到,自己的大学老师之前是一名狱警这样一种神奇的体验吗?人生一成不变难免枯燥乏味,而槟郎却拥有这样非同一般的经历,不得不令人羡慕。也许,正是这些丰富的阅历,让槟郎的诗歌有着浓厚的社会底蕴。
  有一次课,令我印象特别深刻。那次课上,槟郎给我们讲述的是中山陵。孙中山是一代伟大的革命领袖,去瞻仰中山陵的人们无不带着崇拜与敬畏。可是槟郎却透过了孙中山光鲜的表面,去剖析他内心深处的悲哀。槟郎有首写中山陵诗歌,名为《永慕庐独坐》。诗中写道:“两夫人皆不同穴,公子克死离岛,幸有你的粉丝不绝,幸有我这独行人访古”。槟郎讲解道,一个人如果死后不能与相爱之人同葬黄土,生时众星捧月,死后孤独无靠,那该有多么悲惨、多么值得被同情啊!而孙中山这位历史性人物,虽有过两位风华绝世的夫人,可当孙中山死后,没有一位夫人与他葬在一起。偌大的墓穴中,只有他一人,忍受着寒冷与凄凉,生时美人在怀,死后却孤身一人。就连自己的儿子,也流落到异域,最终客死他乡,中山陵便成了孙中山先生一人的陵墓。幸好,中山先生有不绝的仰慕者,幸好,又有槟郎这样的独行人来访古,为他吊唁。在我惊异于槟郎独特思想的同时,又感叹道:要有怎样的阅历与知识才能将问题看得如此深刻,我眼前的槟郎竟如此地令人着迷与钦佩。
  我们的学校,坐落于方山脚下。说来感到惭愧,已经大二了,还没有去过一次方山。但在槟郎的课上,他非常详细地给我们介绍了方山,在我们眼中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山,在槟郎的诗中,却格外的特别。槟郎在《躺在方山上》中写道:“我已厌倦不再流浪,随遇而安老死在方山旁。一身布衣洗涤滚滚红尘,归海之流汇入滔滔的扬子江。”从这首诗中,我能感受到,年到五十的槟郎已经收起了那颗逍遥漂泊的浪子之心,厌倦了流浪,只想随遇而安在方山脚下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闲观花开花落,坐看云卷云舒。一副悠然自得的景象,仿佛成了陶渊明的化身,不追名逐利,不随世俗浮沉起落,只愿闲适宁静,看淡一切。槟郎甚至说这里将会是他去世后安息的地方,他的衣冠冢所在处。翻阅槟郎的诗集,有许许多多的诗歌都在描写方山,如《方山道姑》、《方山千秋岭上》、《方山记事》、《方山洞玄关遗址怀古》、《方山仙子》、《初冬的方山》、《方山的月亮》……仿佛方山的一切,在槟郎眼中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有意义。这些诗歌,抒发了槟郎对这座山诉不尽的深情,虽然我还不是很理解这座山对于槟郎的意义所在,但在槟郎的诗中,可以感受到,方山并不像听上去的那么简单,有机会一定要去游一次方山,看看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山,能让我们的槟郎如此挂念!
  槟郎诗集中,有许多都提到了他的妻子。令我非常好奇的是,槟郎的夫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有个成语叫“七年之痒”,也有句俗话叫“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槟郎与她的夫人结婚几十年以后,还能像初恋小情侣一样如此深爱,想来槟郎也必定是个性情中人,用情至深。槟郎对妻子的这种感情是经过了时间的沉淀,最终渗入纸笔,融化在槟郎的心中。槟郎写下《执手桃叶渡》时,已与妻子相恋不少年岁:“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这首诗,让我看到了爱情最纯粹的样子。槟郎笔下的爱情,没有《上邪》中“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海誓山盟,也没有化蝶中感天动地的爱情,可是他与妻子的爱情简单纯朴,真挚动人。
  槟郎在一次课上给我们讲道南京的爱情隧道。在我们看来,这不过是个普通的铁轨,也许是世人赋予了它美好的含义,才有了些名气。也许是去爱情隧道游玩的小情侣给了槟郎以启发,槟郎眼中的爱情隧道就有了独特的含义。他的《南京爱情隧道》这样写道:“重温最经典的姿式,各踏一条铁轨前行,两只手却在轨道上方握紧。看我们努力走得更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左一右两个铁轨,伸向远方,彼此越来越接近,直到看不见,这不正寓意着相爱的两个人能敌得过沧桑的岁月和世事的变迁,拥有细水长流的爱情,余生能够相伴左右,与子偕臧?如此富有诗意的解释,加上槟郎放在PPT上展示的爱情隧道的图片,让我们对爱情隧道有了强烈的向往,恨不能马上与心爱之人去一次爱情隧道,感受浪漫的气息,留下真挚美好的回忆。槟郎热心地告诉我们详细的路线,以便我们日后去游玩。他还说道,爱情隧道是情侣们心中的圣地,旅游部门没有对它进行开发,能够保持爱情隧道最初的样子。方方面面的介绍,使我不仅崇敬着这个圣地,心中更是对槟郎有了多一层的感恩之情。
  许多的大学老师都有出国教学的经历,槟郎也如此。那《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异国圣诞平安夜》等散文,让我跟随着槟郎的文章,去韩国游览了一番,感受了异国的风情与人文。在韩国又松大学任教期间,槟郎虽不会说太多的韩语,但却能与学生们和同事们相处得很友好。众多韩国女学生们更是在师生联欢晚会上,对着槟郎大声喊道:我爱你!一位诗人,能让外国的大学生对他如此迷恋如此着迷,怎能说他不独特呢?诗人的感情总是敏感的,而此时的槟郎正是一名在异国他乡的诗人。虽然国外的生活丰富有趣,但这并不能阻挡槟郎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槟郎在《济州岛记游》最后这样写道:“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书桌上的石头老公公在保佑着我,我的愿望很快会实现吧。”是啊,就连书桌上的石头老公公也要保佑着槟郎早日回到祖国与家人团聚、享受天伦之乐。这里更是让我觉得槟郎如此重情重义,心里不仅仅想着一人的愉快生活,还万分惦念着亲人和祖国,他的急切之心都通过笔墨表现在文章中了。
  迫不及待地从同学那里要来了槟郎的微信,关注然后阅览。在槟郎的微信朋友圈里,我又认识到了一个更加随性的槟郎。照片中的槟郎,驻足于各个景点的门口,笑容灿烂,拍照的姿势个性随意,有时还有可爱的剪刀手,有时又双手握拳摆于身体两侧,更有许许多多奇怪又幽默的手势。让我觉得,生活中的槟郎肯定是个乐观有趣的人,虽然已五十,但是有这一颗不老之心。是啊,一个独特的诗人不正应该如此么?
  2017-12-11
槟文书院 http://blog.stnn.cc/libins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