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 1919阅读
  • 45回复

情谊两心知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7-10-31
一个人默默独坐窗前,欢颜有点发愣。悟道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嫁给他,可好?应该是好的吧。欢颜轻蹙眉头,她有点不确定嫁给悟道是否真的很好。但,不管是好还是不好,刚才,她都已经答应了他。可是为何在她的心里,还是那么平静?不,不想了。欢颜也不愿再想,毕竟,想再多,又能如何,她都已经答应了啊。站起身,出了门,欢颜放下了心中的事,这一切,还是就让他顺其自然吧。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虽然答应了悟道的求婚,欢颜的生活倒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除了,因为龙浪,叮当离开了情谊门,跑出去散心了。而不久之后,龙浪也追了出去。龙浪不在的日子,悟道也忙碌了许多,两人聚在一起的时间也相应的少了。终于,这天,龙浪带着叮当回来了。
再次见到叮当,欢颜很是开心。但对于叮当的迷惑,她却不知如何解答。问自己的心,她是这么告诉叮当的,可是,在她告诉叮当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却也有一丝的迷茫。见在她这里问不出答案,叮当拉着去了洛洛那里。
其实,欢颜跟洛洛并不熟,在她的记忆中,洛洛是个很冷清的人,似乎,她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她的院落,守着她的那片竹林。
第一次细细打量洛洛,欢颜有点儿惊讶。很奇怪的命格,孤鸾,却未入中宫。这命格,似乎不是天生的,而是受到什么影响而蜕变而成。也幸好未入中宫,否则终这一生,洛洛倒会落得个一世孤单。沉思间,叮当与洛洛已经说完了话儿。看叮当这模样,似乎也想通了什么。欢颜也放下心来。正想告辞,却听洛洛道:“欢颜,听闻你跟悟道要成亲了,大概在什么时候?”
欢颜一愣,有点迷惑:“不知道啊,我是答应嫁给他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他把时间安排在什么时候了。”
“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你都不关心你的婚礼吗?”洛洛很是诧异。
欢颜有点心虚:“难道,我一定要关心吗?”
洛洛望着欢颜,半晌,忽道:“欢颜,为何你没一丝将要成为新嫁娘的喜悦?欢颜,你问过你自己的心吗?”
欢颜沉默了,良久,道:“我也不知道。御星家族的嫡系血脉是注定要与他的师门联姻的,我这一辈,目前只有我一个嫡系血脉,所以,不管我是不是愿意,我都得嫁过去。即便不是悟道,也会是他的哪个师兄弟。其实,我应该庆幸,我跟他一路行来,还算熟悉。嫁给他,总比嫁给一个没有见过的人要好些。”
听得这话,洛洛不语,复又笑道:“也许,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欢颜,别辜负自己的心。”
“我懂得。”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7-11-01
回到住处,叮当直接随着欢颜进了门:“姐,适才你所说的,都是真的?”
“适才,我说的什么?”欢颜有点不解。
“就是,你跟悟道的婚事啊。你嫁给他,只是因为你们家族的那个约定?”
“应该是吧。我自出生,就知道自己的使命。只是,我不知道会落在谁的身上而矣。”
“那。”叮当望着欢颜,有点犹豫,不知道是否要问出来。
见她那纠结的模样,欢颜倒是笑了:“怎么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那,你答应嫁给悟道,可是,你爱他吗?”
“爱?”欢颜思索片刻,道:“叮当,你说,什么是爱?我不知道是不是爱他,可是,难道不爱就不能嫁了吗?我也不讨厌他,反正都得嫁,爱与不爱,又有什么关系?”
一席话,说的叮当无语。“好吧,我也不管了,我先回去。”转过头,却见悟道站在门口,怔怔地望着欢颜。
“悟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叮当惊讶地问道。
悟道没有理她,只是望着欢颜,涩声问道:“你对叮当说的,都是真的?”
叮当悄悄掩上门,退了出去,只留下悟道和欢颜。欢颜看着悟道,忽然觉得有点心慌,却又强自镇定,道:“是,是真的。”
“为什么?既然你并不爱我,为何又要答应嫁给我?”
“约定就在那里,不是你,也会是别人。”欢颜倒是一脸的无辜。
悟道闭上眼,复又睁开:“好吧,如你所愿。那天的求婚,就当我没有说过吧。”一边转身打开门,“婚礼之事,就此作罢。”这一瞬,悟道明白了为什么,难怪他总觉得哪里有不对的地方,欢颜,对婚事的反应太平淡了,这根本就不象是要成亲的人该有的态度。欢颜,欢颜,悟道隐隐有点心痛,放手吗?他做不到。既然做不到放手,那么,他就坚持下去吧。
欢颜看着悟道推开门,落寞而去,张了张口,她想叫住他,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不自觉地,她的心里浮出一丝莫名的情绪。似乎有点酸,也似乎有点涩。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情绪,不过,她觉得,这样说开了也好。她会去履行这个约定,但是对于爱情,她不懂。更为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需要那所谓的爱情。
从那日之后,欢颜和悟道之间,似乎有了些不同。虽然他们还是象以往一样相处着,可是这其中却少了一丝默契,多了一份距离。最先发现这点变故的是叮当。与欢颜共处一个院落,也经常会遇上这两人的相处,她敏感地发现了这其中不对劲的地方,也猜出了这其中的缘由,但是,她却无从劝说,这让她有点闷闷不乐。龙浪看着一向欢快的叮当这些天来的模样,倒是十分诧异,终于忍不住问她原由,叮当倒也没有隐瞒,便把这些日子的所见讲了出来,一席话倒是愣住了龙浪。他一直以为悟道和欢颜是天生的一对,却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般问题。但是,就算是知道了,也无法去解决。这些,只能让这两人自己去处理了。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7-11-01
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不会因为谁而停留,而,悟道和欢颜这两人的关系,也一直是那样,不愠不火,有时间就在一起或是喝茶,或是听琴。这日,悟道也跟往常一样来到欢颜这儿。只是,在薄暮降临,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忽然道:“明天,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欢颜抬起眼望着他:“你是出去?”
“是啊,仙门中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会离开一段时间,大概会有两到三个月吧。”
“嗯。”欢颜垂下头,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悟道的陪伴,哪怕她觉得自己对他没有爱,但听得他要离开半月,也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太习惯。
悟道试探道:“你,就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可是看着欢颜低头不语,也忍不住有一丝无力的感觉,摇了摇头,转头就准备离开。在踏出门的那一刻,只听耳边传来欢颜的声音:“你多保重,记得平安归来。”
悟道转过身,却见欢颜抬起了头,见他回头,又说了一遍:“平安归来。”
“我会的。”悟道点了点头,向她承诺。
望着悟道离开,欢颜回到屋内,坐在桌边,沉吟不语。方才倒未觉得,这一刻她感到了心里有一丝的慌乱,有点迷茫。她一直觉得,她与悟道之间,只是当初家族与他师门的盟约,而在知晓了她的想法后,悟道也已经说了婚姻之事就此作罢,可是为何,在听得悟道要离开那么久之后,心里有点慌乱?不,还是不要多想了,还是让这一切顺其自然的好。
第二天一早,悟道就离开了。悟道的离开,倒让欢颜有点无所适从。习惯啊,总是件很叫人为难的事。早已习惯了悟道不时的出现,这会儿留下她冷清清的一个人,她忽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去找叮当吗?叮当正跟龙浪在热恋之中,哪里还有陪她的时间。一时间,欢颜竟然发现,悟道不在的日子,自己竟然是那样的孤独。是啊,孤独。欢颜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孤独。她信步出了院落,一路闲行。不知不觉中,森森竹影倒是把她给唤醒,她居然来到了洛洛的住处。
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竹林还是那么冷清。欢颜进来的时候,洛洛正站在桌边收拾笔墨,见到欢颜,倒有点惊讶,“难得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你。我还以为,如果没有叮当的陪伴,你是不会到我这里来的。”
“就这么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你这儿来了。”欢颜笑道,走上前来,目光落在纸上,却只反复写着一句:“一轮心上月,犹自向郎圆。”
“洛洛,你。”欢颜惊讶地望着洛洛,洛洛却是浅浅一笑,带着丝苦涩,“没事儿,在练习写字。”
见此情形,欢颜也不再追问,坐在桌边,跟洛洛闲聊开来。半晌,欢颜忽然道:“洛洛,你说,什么是爱情?”
听得她问,洛洛有点恍惚:“爱情啊,牵挂,眷念,欢喜的,伤心的,谁又能知道啊?也许是苦的,也许是甜的,每个人都不一样呐。你,想起悟道了?”
想起悟道了?欢颜有点迟疑,是吗?“嗯,应该是想起他来了吧。”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7-11-02
明白了自己心意的欢颜,开始盼着悟道的归来。终于,这天,她听到消息说悟道回来了。连忙收拾好,匆匆向悟道的住处走去。行到半路,又停了下来,忽然间,有点儿胆怯。他还好吗?这么久,也不知道他是否曾想起过她来?想起当时自己说的那番话,再到后来两人之间所产生的距离,他应该是生气的吧。所以,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消息给过她。是去,还是不去?欢颜茫然了。一个人站在路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才对。
“姐,你站这儿干什么?”一边叮当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神。
“我。。。。。。”欢颜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她能说,是自己在犹豫着该不该去见悟道吗?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叮当笑着拉起她手:“姐,走吧,听龙浪说悟道今天回来了,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想见到他?”一边还促狭地眨眨眼。
欢颜面红耳赤,倒也没有再拒绝,顺势便随叮当一同前往。
悟道的院落大而敞亮,进了院门,就能一眼看见客厅内的情景。欢颜和叮当的脚步停在了院门口处。她们能清楚地看到客厅内悟道正和一位没见过的女子相谈甚欢。甚至,欢颜能看出悟道对那女子宠溺的神情。那一瞬间,欢颜如遭电击一般,呆在了门口,再也挪动不了脚步。叮当似乎也没料到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喃喃道:“姐。”慢慢转过头望向欢颜,却见欢颜面色苍白,呆呆地看着厅内两人,忽转身踉跄而去。
“姐。”叮当惊叫出来,忙转头跟上。厅内正说着话的两人听到叮当叫声,都转头向门口看来,却只见到叮当的背影。悟道情知定是欢颜与叮当前来,当下抛下厅内女子,追了出去:“欢颜。”
“你来干嘛,不去陪那个女人嘛。”一边叮当拦住了他。
“唉,叮当,你快让开,一会我再解释。”
“不行,不说清楚,我才不让你去见我姐。”
“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多说,你先让我过去,回头我保证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悟道满怀焦急地道。
叮当看他这模样不似作假,方让了开来。
不多一会,悟道追上欢颜:“欢颜。”
欢颜低头,只闷闷道:“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你怎么,来了又走了。”
“是啊,这不是,到了才发现,忘了给你带上贺礼嘛。还没恭喜你,找到另一半。”抬起着,欢颜带着笑,一边眼泪却忍不住滑了下来。
“哪有什么另一半。”见到她的泪水,悟道不自禁地抬起手,想要为她拭去。
欢颜别过脸:“人都带回来了,又何须再隐瞒。”
悟道却眼睛发亮,望着她:“欢颜,你在吃醋?”
“我才不会吃醋,我,我,我吃辣椒。”
“好了,好了,是我说错了。别哭了,刚才那个,是我表妹龙煌。”
“我哪哭了,我只是,被风迷了眼睛。”欢颜低头道,复又抬起头,“表哥表妹,不是正好天生的一对嘛。”
“但是,我这个表妹,是个男的。所以,你放心吧。不会有那所谓的表哥表妹的事儿。”悟道低低笑道:“只是,欢颜,你。。。。”
欢颜抬眼定定地望着他,忽然脸一红,道:“那次,你说的话,还算吗?”
“那次?”悟道一愣,忽又明白了什么,“算,怎么能不算?我可是一直在等着你点头。”
见他这欢喜的模样,欢颜笑而不语,只是那嫣红的脸颊说明了一切。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7-11-02
第二个故事结束。。。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7-11-04
三、亲爱的,我们私奔吧

如果要问谁是通星最讨厌的人,通星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报出她哥哥的名字。通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哥哥可以经常外出而她就不行,难道就因为她的个女孩子?整天外出倒也罢了,偏还三天两头的在她面前得瑟着外面的那些个见闻,引得她也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而不是整天呆在豪门大院之中。终于,这个念头在某一天膨胀到了极致,通星扮成一个男子,离家出走了。
离开了家,通星却有点茫然,她不知道该去何方。只是一时的冲动,结果她忘记了自己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出过门。更为重要的是,她以前也没有穿过男装,这头一回装个男子,怎么看都是脂粉气太重了些。
通星有点恼怒,她偏不信她扮不好一个男子。这世人都说她扮的男子脂粉气重,她还就决定了,从今以后就以男子的身份出现,而且,她要以男子的身份来闯荡江湖,一定要闯出一番名堂。
抱着这个信念,通星开始了她征战江湖的道路。所幸她天性聪明,不多时竟给她闯出了个邪神的称号。得了这个称号的通星更是得意,她深深觉得,她的离家是走对了。困在家里,哪有现在这般自在。
倚翠楼最好的包间。通星懒懒地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椅上,旁边还坐着两个清倌儿在弹着小曲,这一派纨绔作风,比起真正的男子估计也不差个什么了。正听得高兴,隔壁隐隐传来的交谈声引起了她的注意。通星一边听着小曲,一边留意隔壁的谈话,虽然听不大清楚,却也从断断续续的言语中听出点内容来,大概就是这几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听说西山脚下的别院,住着个美人,这就动了心思。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通星心中也转悠开来。虽然一直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身,那也不过是因为不方便外出罢了,说到底,她还是个女的。这会儿听得有人在乱动邪心,她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得逞吧。想罢,通星也没了听曲的心情,起身结了帐,便出了倚翠楼。
出了城,一直向北,通星独自便往西山而去。西山并不在城西,而是在城北。通星也不知道为何这西山明明是在城北却不叫北山而要叫西山。西山脚下,有几座庄园,其中一座,倒正是通星所买下来落脚的地方。回到住处,通星也没惊动别人,这些天她一直落脚在这里,自然知道在倚翠楼听来的那个美人正是不远处另一个别院的刚住过来的人。前两天那女子初来的时候,很大的排场,估计这附近的别院,只要是住着人的,都会知道。通星按下性子,耐心等着。那几人既然是动了心思,万不会在白天就跑来。而她无凭无据地跑过去,倒是什么也解释不清的。一切,就等晚上再说吧。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7-11-07
是夜,初更。
通星换好夜行衣,便往附近的那个别院赶去。别院内很是安宁,檐廊上挑起的灯笼在风中轻轻摇曳,偶尔走过的一队队侍卫似乎在表明着别院入住者的不凡身份。对此,通星倒是没在太多的在意,从那女子入住时的排场,她就知道这女子的身份不凡。但是,越是高门大户,对女子的束缚越多,她也曾身受其害,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离家出走,这个女子,如果她愿意,通星倒希望她也能走出这样的束缚。
站在院中,通星大致辨别了一下方位,看着那间亮着灯的屋子,通星猜测那间大概就是那女子所住之处吧。通星隐在不远处的一座假山后,耐心地等着。从白天所听得的消息来看,今晚,或者,这里应该会有场大戏的产生。
更敲三鼓。隐在假山后的通星正闲极无聊,猜测着自己是否会估算错误,就见夜幕中远远来了三人。不多时,三人落在院中低声交谈起来,隐隐传来的声音,似乎在说着这三人竟是打算把人给掳了卖到别的地方去。不一会儿似乎是商量好了,三人径往通星所猜测的那间房走去。等几人快到屋前,通星一扬手,扔出几枚暗器。
那三人正蹑手蹑脚往屋前走去,却听耳边隐隐传来风声,走在最后的一人躲闪不及,却被什么东西击中,一个不防,哎哟一声叫了出来。这一下,却见一旁暗着的屋子都亮起灯来,一下子出来几个人,把这三人围在其中。
通星藏在假山后,看着出来的那些人把这三个围住,不由拍了下手,轻声道:“该,叫你们没事跑来干坏事。”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那些人在打斗。不一刻,这三人便被抓住,通星也收回看戏的目光,“好了,大戏看完,打道回府。”
“这戏好看吗?”一边有人轻声问。
通星想也没想,便道:“好看啊。哼哼,真是活该,叫他们跑来想要坏人家姑娘的名节,这下被抓了,可不真是好看。”话刚说完,却是一愣,这是谁跟她在说话。缓缓转过头,就见不远处一个少女正笑吟吟地望着她。
龙煌早在通星刚进院子就发现了他。虽然因为自小体弱,被国师批命说他是男儿身女儿命,需穿女装当女孩儿养大,但怎么说,他到底也是皇子出身。是以皇子该学的,都没落下,这武艺便是其中之一。更何况,他一个皇子住到别院来,周身的护卫更是少不了的。当护卫向他报告的时候,他只是摇摇手,让他们不必惊慌,他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来这里做些勾当。不过让他奇怪的是,通星只是找了个假山藏了起来。待那三个人进来,龙煌有点郁闷,什么时候这别院倒是吸引了几批人来。他叫来护卫,安排好一切,便悄悄从后门出去,回头绕到了通星所隐身的假山后。于是,通星扔暗器、叫着那些人活该,这一切都被他看在眼中听在耳里,此时见他拍手说要打道回府,就忍不住问了出来,结果却听得一番洋洋得意的话,也不由得他有点儿愕然。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7-11-08
通星转过头,见是个少女,一下子放下心来。转头看那帮护卫似乎注意到这边,忙拉了她一把:“快点,躲起来,别让人发现了。”
龙煌见他说的有趣,也跟着躲在假山后,问道:“你是谁啊,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通星一边看着假山外面,一边低声道:“我叫通星。嗯,江湖上人称邪神的就是我了。这不是白天在倚翠楼听见有人说晚上要到这里来做坏事,就跑来看看嘛。”
“做坏事?”龙煌心里冷笑,暗凭那三个人的手脚,还想做坏事?更何况,自己又不是真正的女儿身。却又瞪着一双眼,好奇地问:“你说什么倚翠楼,那是什么地方?”
“倚翠楼就是。。。”通星刚要说,连忙又住口,道:“那个倚翠楼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呢,怎么会跑这里来?”
龙煌眨眨眼,道:“我就住在这里啊。”
“你,你,你,你就住在这里?”通星听得这话,惊讶地差点儿叫出声来,赶紧又掩口道,“那,那三人不会就是冲着你来的吧?”
“当然不是。”龙煌摇摇头,“我只是这里一个小丫环,又没仇没怨的,他们冲我来干嘛?”
“这样啊。”通星拍拍心口,“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便是这里的那位小姐。”忽又眼波一转,道:“你家小姐是不是很漂亮?”
龙煌盯着她看了会,道:“闹了半天,你也是名登徒子啊,净知道打听人家小姐是不是漂亮。好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坏事的份上,你快走吧,以后也别再来了。”
“去,当我乐意来这里啊,要不是不忍心看你家小姐被辱,我还不凑这热闹了。好心没好报。”
“哟,你还有理了。就算是你打算救人又如何?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的,也不知道避个嫌。”龙煌一脸的嫌弃,道。
“你!”一席话说的通星急了,怒气冲冲望着龙煌,刚想说什么,却又想起来自己本来就是男装,倒也确如龙煌所言该避个嫌,终又嫌弃龙煌也不知道给自己个面子,忍不住哼了声,“不与你计较。”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龙煌低声吩咐:“去给我查清楚,这人到底是谁。”一边暗夜中听得吩咐,自有人去查这一切。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7-11-09
回到别院,龙煌坐在书桌边,望着那枝小小的柳叶笛不语。半晌,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般,取出笔墨,写了封书信,叫来暗卫:“把这封书信给我父皇传去。”
暗卫拿了书信下去,龙煌独自叹了口气,喃喃道:“但愿,不会造成你的困惑。”
京城,皇宫。
帝后二人正在商量,龙煌的亲事该如何处理。好好的一个皇子,却只能从小穿女装当公主养大,这转眼也到了该说亲的年岁,这到底是该为他娶妃还是招驸马,帝后二人也无奈了。一边有宫娥进来:“启禀皇上,公主有书信寄到。”
听得这话,皇帝忙让人呈上。打开一看,果然是龙煌寄来的书信。读罢,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转头对皇后道:“也罢了,我们两个刚还在头疼,他自己倒给解决了。”一边将信递给皇后。皇后听得这话,有点抹不着头脑,接过信来,读罢也笑了起来,唤道:“来人,即刻令云相进宫。”。。。
别院。通星刚回到别院,就见家里的老管家正坐在大厅内,笑咪咪地望着她,旁边还坐了个内监打扮的人。停住脚步,小心翼翼地问:“管家伯伯,你怎么来了?不会是我爹叫你来的吧?”
管家笑咪咪地道:“哎哟,二少爷,我这不是奉命来了嘛。”
一听管家叫她二少爷,通星更是心惊,“奉命,奉的什么命?”
那内监带着笑,站起身来:“云通星接旨。”
通星连忙跪下接旨,就听那内监说了一堆,听他她昏昏沉沉,胆颤心惊,大意不过是说皇上听说她乃当年才杰,要招为驸马。
送走老管家和内监,通星缓了缓,定了定神,这都什么事呐,这皇帝是抽风了还是怎么着,居然说要招她为驸马?她连那公主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更何况,她虽是男子打扮,可实际上是女的啊,让她当附马,这欺君之罪。。。。更离谱的是,她那当相爷的父亲居然还答应了?不行,她得想想办法,可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命给送了。半晌,通星打定主意,还是早些溜了比较好。待过个一年半载的,再恢复女儿身。这皇帝总不能招个女的去当驸马吧。想罢,通星回房收拾好一个小包裹,正想离开,又停下脚步,把包裹放好,起身出了门,径往龙煌所住的别院而去。
龙煌正在书房看书,见通星过来,有点惊讶:“你怎么来了?”
通星倚着门,道:“来跟你道个别,小丫头,我要走啦。可能,就后会无期了。”
“哦。”龙煌挑了下眉:“怎么了?”
“我要逃命去了,来跟你道个别。”
龙煌放下手中的书:“逃命?你逃什么命?杀人?还是抢劫?”
“唉。”通星进屋来,找了张凳子坐下,“都不是。你说这都什么事呐,好好的,那皇帝怎么会想起来要招我去当什么驸马。”
龙煌低头一笑:“当驸马不好吗?”
“我又没当过驸马,哪里知道好不好。更重要的是,我怎么能当驸马呢?”
“难道,你心上有人了?所以瞧不上公主?”龙煌小心地问。
“这倒不是。实话说吧,小丫头,我根本就是个女的,你说,难道是我去当个女驸马不成?这可是欺君之罪,我还没活够呢。”
龙煌站起身,走到通星面前:“但是,我已经知道你是女的了呀,所以,这女驸马你还真是当定了。”
通星一愣,“什么意思?”
龙煌俯下身:“我说,你这个女驸马当定了。笨蛋,你是女的,难道我就不能是男的?”
“啥?”通星一下子跳了起来,“你说,你是男的?”再想想龙煌刚才的话,“难道你还是个公主不成?”
“正是。”龙煌笑点了点头。
“你怎么能这样?”
“不好吗?”龙煌笑问,“你看,我一个男子却只能着女装,以公主身份出现。你正好也想要自由,一直以男装示人。你娶了我,自然就不必再去遵守什么女则女诫的,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说实话,这主意好是好,很能打动我。但是,我还是不乐意,叫你们吓得我胆战心惊的,还想着这欺君之罪该怎么办了。”通星一扬头,道。
“那你说怎么办?”
通星想了想,道:“那,要不这样。我们私奔去。偏来大胆一回。”
“私奔?”龙煌看着通星,“你就不怕我父皇一怒之下把我们两个被捉回来一起杀了?”
“怕什么,那就一块儿死,变蝴蝶去呗。”
“是啊,变蝴蝶,那还要不要生堆毛毛虫出来?”
“当然,这是肯定需要的。”
“走吧,那你还在等什么?”龙煌站起身,道,一边还不忘给暗卫打个手势。
这一切,通星倒是没注意到,只是拉起龙煌的手,道:“走吧,亲爱的,我们私奔去。”。。。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7-11-09
又结束一个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