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 1048阅读
  • 45回复

情谊两心知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7-10-26
待叮当离开,洛洛重新拿起了书。目光落在书上,脑海中却不期而然浮现出一个身影。她烦闷地抛下书,站起身来,走到竹林前,斜倚着一竿翠竹,抬起头,望着天空发愣。忽然又轻轻一声叹息,喃喃道:“慧及必伤,情深不寿”。闭上眼,两行清泪不自觉地滑了下来。不一刻,又睁开眼,眼中已是一片清明。“罢了,罢了。”转身便走出了院落。待她离开,竹林中又转出一人,怔怔地望着洛洛渐渐远去的背影,喃喃道:“慧及必伤,情深不寿?”
再说叮当,也许是解开了心中的疑惑,自离开洛洛的小院,就一路踩着欢快的步伐往回走。她得赶紧回去,把这个好玩的事情跟她的好姐妹欢颜一块儿分享。
叮当和欢颜是一块儿进的情谊门,两人也是一直住在一个院落中。一回到院子,叮当就往欢颜的住处而去。刚转过行廊,却见欢颜的书房中坐着两人。一个笑语盈盈,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的壶,正向面前的杯中倒茶,另一个则满面含笑看着对方。叮当不自觉停下了脚步,书房中那两人,看此情形,眼中只有彼此,叮当不觉心里一酸,她忽然意识到,此际,在这两人之间,她不过是个外人。一霎间,与欢颜分享刚才那件事的念头被彻底打消,低下头,她默默地转过了身。
回到自己房中,叮当一个人坐在窗前发愣,她有点不解,她不明白,人呐,为什么要长大?难道,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就这么吸引人?看着龙浪为情而伤,看着欢颜为情而笑。叮当越发地迷茫。
“叮当,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天都黑了,也不知道把灯打开。”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欢颜。
“我早就回来了。”叮当闷闷地道,“我回来的时候,悟道还在你那里。”
“怎么一脸的不开心?谁惹了我们的开心果?”欢颜坐到她身边,问。
“没事的,姐。我只是,有点想不明白。”
“哦,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叮当慢慢将她跟龙浪的对话讲了一遍,道:“你看,老大当时可以天塌了一般的模样,整天为情而伤,可是我跟洛洛都觉得其实他对战淑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原来这自己的感觉也是能欺骗了自己的。可是刚才回来,我又看到你跟悟道在一起时的情景。我有点想不明白,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引得人又是笑又是泪的。”
“这。。。”欢颜有点哑然,思索片刻,道:“这感情的事啊,谁也说不清楚。毕竟,每个人的经历是不一样的。你啊,如果真想明白,也只有等哪天,你亲身去体会了才能知道。”
“是吗?”叮当怀疑地望着欢颜。
“是的。”欢颜肯定地点了点头。
而叮当,听着欢颜肯定的答案,心里暗暗作了个决定。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10-26
也许真的是叮当的一席话敲醒了龙浪,情谊门的人眼看着龙浪在转变。不,或者说,是龙浪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不再沉迷于酒,也不再整天万事不管。与此同时,龙浪也不再整天惦记着那个莫须有的门主夫人,转而变成了叮当的小跟班。
“龙浪!!!你干嘛总跟着我。”叮当转过身,瞪着跟在她身后的龙浪,一脸的气急败坏,“你很闲吗?如果你很闲,麻烦去处理仙门的事情,别总跟着我行不?”
看着叮当着急的模样,龙浪只是闲闲地双手抱怀,“有悟道在,你还怕仙门的事没人处理?再者说,你凭什么说我是总跟着你的,难道这条路,只许你走,就不许我走?”
“你,你,你。。。”一席无理的话,却说的叮当无言以对。恨恨地一跺脚,叮当加快了脚步。一边走,一边嘀咕:“臭龙浪,死龙浪。本姑娘那天就不该发善心去开解你。就该让你整天阴着脸郁闷死算了。”
“叮当,你在嘀咕什么呀?”一旁路过的泡泡好奇地问。
“泡泡,我都快被龙浪烦死了。”叮当一把抱住泡泡,“唉,天呐天呐,谁能来解救我于水火之中。”
被叮当一把抱信的泡泡有点不习惯地扭了扭身:“哎呀叮当,你先放开我嘛。”一眼看见从后面跟上来的龙浪,“门主好。”
一听得龙浪跟了上来,叮当连忙松开泡泡,转过头来对龙浪叫道:“行,龙浪,我认你狠。这样,你先走。”说着,又拉住泡泡,“走走走,泡泡,陪我会儿吧。”
龙浪看叮当这模样,情知不能再逗下去,笑了笑,“好啊,那我就先走了。”说着,径直从叮当身边走过。叮当看他走过,松了口气:“终于走了。”却又听耳边传来声音,“今天就放过你了,小叮当。”这声音,不是龙浪又会是谁?一句话,气得叮当跳了起来,“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得想想办法去。”一抬眼,却见泡泡正好奇地看着她,又连忙逃也似的跑开,边跑边道:“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事,泡泡,我先走啦。”
回到房中,叮当赶紧收拾起来:“哼,死龙浪,叫你整天烦着我。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我这就收拾了下山去,不玩个十年八年的,坚决不回来。”不一会儿收拾好包裹,就准备走人。一脚踏出房门,又一想,不对。赶紧又转回来,拿起张纸,写道,“姐,龙浪太烦人了,我下山去避避。叮当留字。”写完了,一拍手:“就这么办。”放好纸,复又拿起包裹,转身便出了门,匆匆下山而去。
春,巧笑嫣然是可人。瑶池客,何故谪红尘。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7-10-27
知道叮当下山,已是第三天的事了。龙浪听得这个消息,情知是这些天把她惹的急了,轻轻笑着摇摇头,“也罢,就让你逍遥一些时候了。”
却说叮当,自下了山,就如脱了樊笼的鸟儿一般。迎着风,张开双臂,深深地吸了口气:“这就是自由的感觉,果然是好啊。”看了看前面的几条岔路,随时挑了一条便向前走去。
正值暮春时节,和熙的阳光洒在身上,有点懒洋洋的,路边三三两两开着一些野花,偶尔还有一两只彩蝶斜斜地飞来,一会儿落在野花上,一会儿翩然翻飞于空中,给这静谧的空间带来一丝轻盈的灵动。叮当顽心忽起,看着前面那对彩蝶,放松了脚步,缓缓地靠上前,伸出手轻轻一捉,一只彩蝶便被夹在两指之间。似乎是知道自己的伙伴被捉,另一只彩蝶竟徘徊在叮当面前,不肯离去。看着这两只蝴蝶,叮当不禁想起那个传说,那对死生与共,最终化为翩翩蝴蝶的人儿。
“你们,真的是梁山伯和祝英台所变的吗?”叮当不自觉地轻轻问了出来,却又展颜一笑,松开手指,放开了被捉住的那只蝶。“蝴蝶尚且有情,何况人呐。”这一刻,叮当对自己这次独自离开的举动有了一丝的迷茫。随即,叮当又甩甩头,“人是最难捉摸的,不想了,先玩些时候再说。”下定了决定,又继续向前而去。
转眼距离叮当下山已有一个月。一个月来,龙浪也在反思着自己的行为。从一开始叮当对他的劝解,让他真正认识到自己对战淑的感情,再到后来对她的逗弄。如果说,一开始只是因为想看着着急的模样,到后来倒真的是把她放在了心上。只是,这个小丫头,对感情的事也太迟钝了,被逼的急了,居然给玩出了一个独自开溜的把戏。
“罢了,罢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去带你回来了。这一次,可不能错过了。”龙浪喃喃自语。随即站起身,去寻欢颜。他知道,如果说,现在有谁知道叮当身在何处,那肯定是欢颜,这两人,彼此间肯定有着联系。
找到欢颜的时候,欢颜正和悟道在一起说话,听得龙浪问叮当的去向,欢颜望着他却笑而不语。
龙浪被她看的有点莫名其妙:“怎么了,欢颜,你别用这眼神看我,悟道还在呢,我可不想引起什么误会。”
悟道只是一笑:“能有什么误会,对欢颜,我是完全的信任。”
“哟,别在这里显摆。考虑一下我这个孤家寡人的心情吧。”
“老大,你要找回叮当,你是真心的吗?”欢颜正色问道。
“是,如果说,一开始只是逗了玩,那现在我可以认认真真地说,我对叮当,是真心的。这次我既然下定了决定,就不会让她从我身边溜走。”龙浪也正色地道。
“那你去青丘吧,叮当现在青丘。”
“谢谢。”龙浪对欢颜道了声谢,又转头对悟道,“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悟道笑笑:“再辛苦,也比不上兄弟的幸福。去吧,祝福你。”
看着龙浪离去的背影,欢颜露出缕神秘的笑。她只说叮当现在青丘,可没有说,在青丘的,只有叮当。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7-10-27
青丘。
自古以来,青丘就是个神秘的所在。据说,青丘这里的王者,不是人类,而是狐。九尾天狐,是青丘的王。从青丘出来的人,男的英气逼人,女的貌美如花,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地就带着丝丝的魅惑。
来到青丘已经两天了,龙浪一直在寻找叮当的身影。但是却没有一点儿消息,仿佛就这么消失在茫茫天地中。这眼看到了中午,龙浪信步走进一个酒楼,叫了点酒菜,坐着自斟自饮。却不知,他这模样被对面楼上的两人看在眼中。
“叮当,你看,那人真好玩,都在青丘转了两天了,也不知道是在找什么人,整个傻傻的,找不到人也不知道去打听。”说话的,是个娇俏的少女,跟她在一起的,可不正是龙浪找了两天也没影儿的叮当。
顺着她的手指,叮当的目光落在龙浪的身上,“啊,是他。”一看是他,不由惊讶地轻轻叫出声来。
少女转过头看着叮当,好奇地问:“你认识他呀?”
“嗯,认识。”叮当轻轻点头。离开情谊门这一个多月来,虽然很喜欢这种自由的生活,但是,叮当无法否认,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她也会想起他来。哪怕当初是那般恨的牙痒痒的,巴不得立刻逃离他的视线,但独处异乡,想起来最多的,居然会是龙浪。叮当不知道这是否就是当年欢颜所说的感情,而且,她也绝不愿意承认,她会对龙浪动了感情,毕竟,一想起他整天跟着她的事儿,她就满心的烦燥。她不明白是为什么。可是,这会儿见到龙浪出现,叮当忽然发现,其实,即便是当初再多的不满,这会儿也是满怀的喜悦。
挑开窗,叮当从素菱上摘下了小铃铛向龙浪那边弹了过去。
龙浪正倒了杯酒,忽见面前一道金芒闪过,一伸手,他接了过来,却是个小小的铃铛。这不是叮当素菱上的那个小铃铛吗?龙浪惊喜地向铃铛来的方向看去,就见叮当正在对面楼上看着他。而在叮当的身边,还坐着个人,那人,龙浪愣在那里,那人,居然正是他当初寻找不见的战淑。这,叮当,她怎么会跟战淑在一起?
带着满怀疑问,龙浪来到对面楼上。到了门口,又有点迟疑,他不知道进去后说些什么。叮当,他知道他来的目的是寻找叮当,可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叮当会有战淑在一块儿。他不知道该去如何面对这一切。但,人已经到了门口,再多的纠结也与事无补。也罢,走一步算一步吧。打定主意,龙浪推开门走了进去。
到了屋内,龙浪笑着对叮当道:“叮当,出来这么久,你也该回去了。”转头又对战淑道:“好久不见了,淑儿。”
却见战淑歪过头,好奇地望着他:“淑儿?淑儿是谁呀?”
叮当听得龙浪叫淑儿,心中一愣。她自然知道龙浪口中的淑儿是指的战淑,但是,跟她在一起的这位,并不叫战淑而叫詹菇。为何龙浪会叫叫她淑儿?
龙浪听得这句问,也不由一愣:“你不是战淑吗?我是龙浪啊。”
“战淑?可是我不叫战淑,我叫詹菇啊。奇怪,龙浪,这名字好象在哪听过似的。”詹菇皱眉道。
“战淑,詹菇。”龙浪有点不解,不比之前对天路的误认,眼前的,他能肯定是战淑。可为何,这眼前之人似乎根本就不记得这事。他能看出眼前这个詹菇的认真,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叮当看着这情形,初见龙浪时的那丝喜悦也消失了。果然,龙浪就是龙浪,还是那个让她烦躁的人。轻轻哼了一声,道:“小菇,我先走啦,回头再来找你。”一转身,出了门。刚到门口,却撞到一个人身上:“哎哟。”抬眼一看,竟然是老对头天路。“天路。”叮当惊叫出来,听得叫声,龙浪赶紧走了出来。天路只是冷冷地望了龙浪一眼,走进房内:“小菇,走吧,回去啦。”
“哥,你来了呀。”见到天路,詹菇很是高兴。
“走吧,小菇,以后啊,别跟这些不相干的人来往。”天路一边宠溺地揉揉詹菇的头,一边冷冷地对龙浪一笑。
“天路,等一下。”见二人要走,龙浪连忙叫道。
天路却头也不回,带着詹菇而去。一边龙浪正要追出来,却听耳边传来天路的声音:“小菇血脉觉醒出了意外,忘记了以往的一切。从此以后,世上再没有战淑。龙浪,此事到此为止,我们恩怨两断,如若再有纠缠,休得怪我心狠。”
一席话说的龙浪停住了脚步。也罢了,本来此番来到青丘,他是为了找回叮当,见到战淑只是个意外。前尘如梦亦如幻,恩怨两断,倒也妥当。从此,他也好一心一意来对叮当了。想罢,转头再看叮当,却不知叮当何时已经离开了。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7-10-28
龙浪匆匆下了楼,来到门口,四处望去。幸好,不远处一人,隐隐看着象是叮当。连忙跑过去,果然,叮当正一个人百无聊赖地一边走着,一边还不时地停下来看看路边店里的东西。
“叮当。”龙浪追了上去,走到她身边,“叮当,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一个多月没见啦,你还好吧?”
叮当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我有什么不好的,没有某些人在后面跟来跟去的,我是非常非常的开心。”
“但是,我不开心呐。叮当,我想你了。我们回去吧。”
听得这话,叮当只是哼了一声:“谁要你想我了。再说了,你会想我才怪,你该去想你的淑儿才对嘛。”
酸酸的口气倒是让龙浪心中一定,“你那天不是已经告诉我了嘛,其实,我对淑儿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以前的一切,只是自己不明白而矣。叮当,现在,我是真的明白,其实,你才是我想要等的人。”
“是吗?”叮当停下脚步,冷笑,“可惜,你不是我要等的人。”
听得这话,龙浪心中一沉,忙又问道:“好吧好吧,我不是你要等的人。那,可不可以告诉我,你要等的人是谁啊?”
叮当一愣,道:“你管他是谁。至少,我要等的人眼中只会有我,才不会象你这样,花心。”
“叮当,我没有花心。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现在只想跟你一起。”说罢,就要举手发誓。
“姑娘啊,你看人家小伙子都要发誓了,你就答应了吧。”一边的路人也开始起哄。
叮当羞得满面通红,一把拉起龙浪就跑。好容易跑到一个人少的地方:“你就是存心想看我笑话的是吧?”说罢一摔手。
“没有没有。我们回情谊门,好吗?”
“再不回去,还让人看我笑话吗?”叮当没好气的回道。
待二人回到情谊门,叮当也不搭理龙浪,径直回到自己院落。欢颜见她归来,含笑道:“回来了?门主出去找你,你们一起回来的?进展如何?”
叮当瞪着欢颜:“姐,我就知道是你告诉他我的去向的。什么进展呐,我跟他怎么会有什么进展。”
“口是心非的家伙。”欢颜淡淡回了一句。
叮当收住笑:“我也不知道。反正心里挺乱的,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他的话。姐,你说,我该相信他吗?”
“这个答案,问别人是没有用的,还是问你自己的心吧。”
“我就是不懂才问的。唉,算了,你不告诉我,我找洛洛问去。”
“洛洛?”欢颜想起洛洛那一幅生人莫近的模样,就有点疑惑。
“嗯,姐,洛洛看着冷清,其实就是个促狭鬼。走,我们一起去。”一把拉着欢颜径直向洛洛的住处走去。
竹林摇风,竹香淡淡。还未进门,叮当就叫道:“洛洛,洛洛。”
一边洛洛从门内迎了出来:“我在呢,叮当,你可以声音叫小些的。”一眼见到欢颜,不由一愣,“欢颜也来啦,真是稀客,来,快点进来。”
进得门来,三人坐下,叮当眼尖的就看桌上放着张纸,墨迹未干,伸手就取了过来,念道“槽痕入眼在新晨,搓尽衣衫减旧尘。漫说无情老物事,几曾辛苦惜残身?这是什么?”
“搓衣板呀,这不前些时候跟朋友聊起这个物什,一时心有所感,就写了几句。”洛洛从叮当手中取过纸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门主去找你了,这是,找到你了?”
“找到了。”叮当垂下头,一边玩弄着衣角边的流苏,“感觉心里挺乱的。洛洛,你觉得,我该相信他吗?”
“你愿意相信他吗?”洛洛轻声一笑,“有时候,别人的建议也只能是建议,一切,都要凭自己的心来。叮当,如果你愿意相信他,那就去相信他一回吧。感情的事呐,做决定的,只能是自己。”
欢颜望着洛洛,忽然问道:“洛洛,你能这么开解着叮当,那么,你自己呢?”
“我?”洛洛笑了,“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我是孤鸾命格啊。”复又转头对叮当道:“所以,叮当,与其在作无谓的挣扎,不如及早做好决定。记得要怜取眼前人呐。”
叮当怔怔地望着洛洛,还未从那句孤鸾命格中醒来。看看欢颜,欢颜只轻轻地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头。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7-10-28
回头住处,叮当望着欢颜不语,良久,道:“姐,之前,你听得洛洛命格的时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为什么?”
欢颜一笑,“我还在想,你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才会问。”又正色道:“洛洛说的没错,她确实是孤鸾命格。但是,这只孤鸾并没有真正进入命宫,所以,一切都有回转的余地。”
“就是说,洛洛的命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是的。她是个聪明人,相信如果遇上机会,能够做出决断的。”
“那是在她知道自己命格会变的情况下。”
“好了,别说她了。你呢,刚才洛洛也说了,让你别去作那无谓的挣扎,早点做出决定。你的决定呢,做了吗?”
“我明天问问他去。”叮当仰起脸,笑道:“有些事情,我必须要问清楚。姐,你就放心吧。”
次日,叮当收拾完毕,算着龙浪也该处理完门派事宜,径直向他那儿寻去。刚出门不远,就见龙浪走了过来,笑嘻嘻地道:“叮当,好早啊。”
“嗯,你也早,老大。”
温和的语气让龙浪一喜,站在叮当面前,傻傻地笑着,竟有点不知所措。见这模样,叮当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龙浪,我有话儿要问你。”
“嗯,你问。”
“那个,之前你对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吗?”话问出口,叮当心里也有点不安,低下头,不自觉地,脚尖在地上画着圈。
似乎感受到叮当的不安,龙浪伸手放到她肩上:“叮当,抬起头,看着我。”
叮当怯怯地抬起头,就见龙浪望着她,眼里写满了认真:“叮当,这里,我只说一次。不管以前我遇上过什么,现在,包括以后,我认定的人,只有你。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真?”
“当真。”
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半晌,叮当的脸红了起来,一下子甩开龙浪:“好吧,我信你了。”转身跑了。
见此情形,龙浪笑了笑,转身往回走。他在想着,也许,门里那帮闲极无聊的兄弟们也该行动起来了,门主大婚,大伙儿都得出力才行嘛。。。。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7-10-28
第一个故事结束。。。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7-10-30
二、北方有佳人

悟道一直以为,他这辈子是注定了要与剑为伴的。在他的心目中,他今生的伴侣只会是剑,而不是其他的物什,更别提是女人。对他来说,女人,只是个麻烦的代名词。这个信念,一直伴随着他,直到遇见欢颜的那一刻,轰然倒塌。
即便是过了许多年,悟道一直记得,他初见欢颜时的情景。那天,是他奉命去御星家族拜访的日子。御星家族是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家族,据说,这个家族的嫡系血脉有着与星辰沟通的能力。对此,悟道一直嗤之以鼻。日月星辰,那是遥远而又神圣的存在,区区凡人之躯,又怎么可能承受住星辰的压力,与星辰沟通,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所以,当他奉命去御星家族的时候,其实他是很不愿意的。他不喜欢这种所谓的神秘,他觉得,这些都只是以讹传讹、故弄玄虚。但是,师门有命,他不得不从。
带着满怀的不愿意,悟道来到了御星家族。
御星家族座落在一个山谷,一进山谷,悟道仿佛来到了人间仙境,草木郁郁葱葱,路边还盛开着认识或不认识的花儿,彩蝶儿翩然起舞,这个山谷,四处弥漫着祥和与安宁,此情此景,竟让习惯了紧张与纷争的悟道一下子迷失于其中,在这里,他只想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就这样,让他放松一下。
一缕琴声传了过来,一下子唤醒沉迷的悟道。回过神来,悟道暗叫一声好险。没想到,这才不过刚进山谷,就迷失于其中,如果这个时候真有仇家在侧,怕是自己死了也只能当个糊涂鬼。幸好有这琴声的解救。悟道稳定心神,顺着琴声看去,却见不远处有个女子,着一袭雨过天青色长裙,正独坐在花丛中,纤纤玉手,拨弄着面前的瑶琴。似乎感受到悟道的注视,她抬起头来,望了悟道一眼,浅浅一笑,旋又起身,抱起瑶琴,径直离去。
悟道望着她的背影,直至远远消失在花丛中,他才收拾好心情,想起此次前来的目的。回过神来,悟道顺前眼前的路,向御星家族的方向走去。
到了御星家族,悟道将师门的信件交给了御星家族的掌门人。御星掌门接过信件,也没打开,沉吟半晌,道:“其实,你师傅的来意我也知道。御星家族与你师门相辅相承,每一代总会有一名御星传人与你师门结缘。只是,这一代,也罢了。”说罢,叫过一边站立着的弟子:“去将欢颜叫来。”
那弟子领命下去,不一会,一名女子随他过来:“父亲。”
御星掌门点点头,道:“欢颜,御星家族的规矩你也知道,回头你收拾一下,就随他去吧。”
欢颜低低应了一声,转身对悟道行了一礼:“欢颜见过师兄。”
从欢颜进来,悟道就愣住了,欢颜,这不正是适才在花丛中弹琴的那个女子吗?见欢颜行礼,忙回了一礼:“悟道见过师妹。”抬起眼,正好与欢颜投入的视线相撞,二人均不由得脸上一红,低头不语。
御星掌门坐在上面,见二人这模样,也不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御星家族与悟道所在师门当年有盟约,必代御星家族都必须派出一名嫡系血脉者与之结缘,或娶或嫁。可惜家族这一代竟只出了欢颜这一个嫡系,御星掌门便是有再多的不舍,也只得让欢颜去赴这个约定。好在,见这二人情形,但愿不会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7-10-30
悟道看着自离开御星家族,便抱着瑶琴一直沉默不语的欢颜,迟疑地问:“欢颜师妹,你,是不是怕我?”
欢颜抬眼看了他一眼,轻轻摇头:“没有,师兄这是哪里话来。我只是,有点不习惯与陌生人同行。”
一阵沉默,悟道忽然觉得有点挫败,他不知道怎么跟欢颜相处。这个娇滴滴的女儿家,他以前的那种浪迹天涯的生活,能适合她吗?可是,如果让她独自一人去他的师门,一起到师门中那些师兄弟围绕在欢颜身边,他就有一种莫名的烦躁。他不愿有那种情况的发生,从欢颜随他离开御星家族的那一刻起,在他的潜意识中,就不希望欢颜离开他的身边。
就这么沉默着,两人一路同行。到一路口,悟道忍不住道:“师妹,你有什么打算吗?要不,你还是回御星家族?”
欢颜皱眉道:“师兄这话好没道理,我父亲既然让我来履行这场约定,我又岂能因为自己的不习惯就去行那毁约之事?至于我的去向,我既是随师兄离开,自然是你同行。当然,如果师兄觉得不方便,只需将你师门地址告诉我,我自会独自去那里。”
“没有没有,我没有觉得不方便。”悟道连连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欢颜不语,只是跟在他身边,一同前行。
一路行来,二人倒也熟悉了许多。二人也从之前生疏的师兄师妹,变成了直呼其名。
这日,二人来到一座山前,悟道停下了脚步。欢颜正要开口,却见山下站着个人,见到悟道,笑着迎了上来:“兄弟,你终于来了。”
“紧赶慢赶,还是没能赶上你就任,倒是我的不是了。”悟道捶了下对方的肩头,道。
“不,你我兄弟,还说这么多干什么。走,我们上山。”复又对欢颜道:“不知这位。。。。”
“这是我师妹欢颜。”悟道转头对欢颜道:“这位是情谊门的新任门主龙浪。”
欢颜浅笑着点点头,便站在悟道身边,也不言语。龙浪也不以为意,只是带着两人往情谊门而来。
刚进情谊门,迎面走来个少女,一见欢颜,惊叫道:“姐。”
欢颜抬起头,也愣在那:“叮当。”
叮当跑上前来,拉着欢颜:“姐,你怎么来了。”
“我跟悟道一起来的。你呢,一直没见到你,还在想着你现在去了哪里,谁知竟然会在这儿遇上。”
“嗯,我来情谊门有段时间了。姐,你呢?”
欢颜尚未答话,悟道已走了过来:“欢颜,我一直没有跟你说,我决定就呆在情谊门了,你呢。”
“你在这里,我自然也在。”欢颜低声道。
一边叮当听得这话,先笑了起来:“太好了,姐,我们还在一起。”又转头对龙浪,“老大,我姐的住处你就别操心了,跟我一个院落就行。”说罢,不待龙浪开口,就拉着欢颜向她的院落走去。
龙浪与悟道互相望了一眼,均无奈地摇了摇头。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级别: 金牌会员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7-10-31
就这样,悟道与欢颜留在了情谊门,而欢颜,也与叮当住进了一个院落。欢颜的到来,叮当是非常的开心,只是,让她感到郁闷的是,常常,悟道会过来找欢颜。每次悟道过来,她都会见到两人有时一盏清茶,或是一段琴曲,那种默契,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局外之人。这点,让叮当觉得很不开心。她想问欢颜,为何悟道一来,自己就象是个局外人,但每每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去问。
时间一天天过去,这其间也发生了好些事情。其中最为轰动的,大概就是龙浪宣布去接门主夫人而又独自归来的事了。
看着龙浪那落寞的神情,再看看门主兄弟们期盼的目光,悟道只得上前去打探情况。寻到龙浪的时候,他正在他的住处喝酒。见到悟道,也明白他是为何而来。在悟道的询问中,苦笑着,他给悟道讲述了他的往事。听完龙浪的故事,悟道也有点默然。这样的事情啊,谁能说清楚是对还是错?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吧。“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悟道忽然想起这句词来,忽然间,也想到欢颜,想起自离开御星山庄后的点滴。想到龙浪的故事,再想起自己与欢颜的相处,悟道暗自相问,如果是他,他会抛下欢颜吗?不,不会的吧。悟道对自己说,此生,他是不会辜负欢颜的。起到这里,悟道心中一阵急切,这个时候,他很想见到欢颜。当下,他离开龙浪院落,回到前面,对门内众人交待了一番,就径自寻找欢颜而去。
到小院的时候,欢颜正和叮当坐在院内那丛芭蕉旁,桌上还摆着茶具,小巧的茶壶在欢颜的手中显得分外的精致,玉腕轻点,茶汤流入茶碗,茶汤呈琥珀色,茶香袭人。悟道笑道:“我这是来的巧还是不巧?”说罢,便坐了下来。
欢颜浅浅一笑,也不答话,只是又取出一只小小的茶碗,倒上茶,推到悟道面前。叮当却是叹了口气道:“唉,好容易跟姐姐坐这喝一回茶,结果你怎么又跑来凑热闹。”
“叮当。”欢颜轻轻叫了一声。
“好吧,我不说了。你们两个慢慢聊吧,我出去转会儿。”见欢颜一脸不赞同,叮当冲她扮了个鬼脸,便转身而去。
见叮当离开,二人竟对坐无语。只是欢颜沏茶,两人就这么坐着喝茶。一时间,倒也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良久,还是欢颜打破了沉默:“你过来,可是有事情?”
“没有。”悟道放下茶碗,道:“门主的事儿,想来你也听说了。我只是,有点感触。”
“哦?”
悟道不语,手指轻轻地摩擦着茶碗,忽然道:“欢颜,此生,我决不负你。”
听得这话,欢颜怔怔地望着他,忽又轻轻一笑:“负又如何?不负又如何?”
“我。”悟道哑然,突然捉信她手,“欢颜,相信我。”
欢颜轻轻抽出手,“嗯,好,我信你。”
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也似乎有这么一点儿的漫不经心。悟道有点儿心慌:“欢颜,嫁给我,可好?”
欢颜抬眼看着他,半晌,道:“嗯,好啊。”
悟道这才放下心来,可是,他还是感觉到似乎哪里有不对。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他想不明白。不过,无论如何,他已经得到欢颜答应嫁他的消息,这就够了,不是吗?
千年狐妖,万年狐精
我是灵狐,立志要迷倒众生的灵狐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